【皇家赌场官网平台】卷三十四,卷二十二

南北朝职员

王洛兒 车路头 卢鲁元 陈建 万安国

中文名:穆观

列传第二十二

王洛兒,京兆人也。少善骑射。太宗在北宫,给事帐下,侍从游猎,夙夜无怠。
性谨愿,未尝有过。太宗尝猎于氵垒南,乘冰而济,冰陷没马。洛兒投水,奉太宗
出岸。水没洛兒,殆将冻死,太宗解衣以赐之。自是恩宠日隆。天赐末,太宗出居
于外,洛兒晨夜侍卫。无眨眼间违离,恭勤发于至诚。元绍之逆,太宗左右唯洛兒与
车路头而已。昼居山岭,夜还洛兒家。洛兒邻居李道潜相奉给,晨昏往复,众庶颇
知,喜而相告。绍闻,收道斩之。洛兒犹冒难往返东京,通问于大臣。大臣遂出奉
迎,百姓奔赴。太宗还宫,社稷获乂,洛兒有功焉。

皇家赌场官网平台,列传第十五

别名:字闼拔

王洛兒车路头卢鲁元陈建万安国

太宗即位,拜散骑常侍。诏曰:“士处家必以进献为本,在朝则以忠节为先,
否则,何以立身于当世,扬名于后人也?散骑常侍王洛兒、车路头等,服勤左右,
十有夕阳,忠谨恭肃,久而弥至,未尝弹指之顷,有废替之心。及在劳碌,人皆易
志,而洛兒等授命不移,贞操逾垦。虽汉之樊灌,魏之许典无以加焉。勤而不赏,
何以奖劝以往为臣之节?其赐洛兒爵新息公,加直意将军。”又追赠其父为列侯,
赐僮隶五十户。永兴五年卒。赠都督,建平王,赐温明秘器,载以辒辌车,使殿乌兰察布士为之导从。太宗亲临哀恸者数四焉。乃鸩其妻周氏,与洛兒合葬。

穆崇

国籍:古中国

  王洛兒,京兆人也。少善骑射。太宗在南宫,给事帐下,侍从游猎,夙夜无怠。性谨愿,未尝有过。太宗尝猎于氵垒南,乘冰而济,冰陷没马。洛兒投水,奉太宗出岸。水没洛兒,殆将冻死,太宗解衣以赐之。自是恩宠日隆。天赐末,太宗出居于外,洛兒晨夜侍卫。无须臾违离,恭勤发于至诚。元绍之逆,太宗左右唯洛兒与车路头而已。昼居山岭,夜还洛兒家。洛兒邻居李道潜相奉给,晨昏往复,众庶颇知,喜而相告。绍闻,收道斩之。洛兒犹冒难往返首都,通问于大臣。大臣遂出奉迎,百姓奔赴。太宗还宫,社稷获乂,洛兒有功焉。

子长成,袭爵。卒,无子。

  穆崇,代人也。其祖先效节于神元、桓、穆之时。崇机捷便辟,少以扒窃为事。太祖之居独孤部,崇常往来奉给,时人无及者。后刘显之谋逆也,平文天子外孙梁眷知之,密遣崇告太祖。眷谓崇曰:「显若知之问汝者,娃他爸当死节,虽刀剑别割,勿泄也。」因以宠妻及所乘良马付崇曰:「事觉,吾当以此公开。」崇来告难,太祖驰如贺兰部。显果疑眷泄其谋,将囚之。崇乃唱言曰:「梁眷不顾恩义,奖显为逆,今作者掠得其妻马,足以雪忿。」显闻而信之。窟咄之难,崇外甥于桓等谋执太祖以应之,告崇曰:「今窟咄已立,众咸归附,富贵不可失,愿舅图之。」崇乃夜告太祖。太祖诛桓等,北逾七娘山,复幸贺兰部。崇甚见宠待。

民族:不详

  太宗即位,拜散骑常侍。诏曰:「士处家必以进献为本,在朝则以忠节为先,不然,何以立身于当世,扬名于后人也?散骑常侍王洛兒、车路头等,服勤左右,十有老年,忠谨恭肃,久而弥至,未尝眨眼间之顷,有废替之心。及在许多不便,人皆易志,而洛兒等授命不移,贞操逾垦。虽汉之樊灌,魏之许典无以加焉。勤而不赏,何以奖劝现在为臣之节?其赐洛兒爵新息公,加直意将军。」又追赠其父为列侯,赐僮隶五十户。永兴五年卒。赠经略使,建平王,赐温明秘器,载以辒辌车,使殿河池士为之导从。太宗亲临哀恸者数四焉。乃鸩其妻周氏,与洛兒合葬。

弟德成,袭爵。徙为建城公,加镇远将军。官至散骑常侍,典作长安。真君十
一年卒。

  太祖为魏王,拜崇征虏将军。从平华夏,赐爵历阳公,散骑常侍。后迁提辖,加都督,徙为安邑公。又从征高车,狂胜而还。姚兴围德阳,司马德宗将辛恭靖请救,太祖遣崇四千骑赴之。未至,恭靖败,诏崇即镇野王,除临安抚军,仍本将军。徵为尚书,又徙宜都公。天赐三年薨。先是,卫王仪谋逆,崇豫焉,太祖惜其功而秘之。及有司奏谥,太祖亲览谥法,至述义不克曰「丁」。太祖曰:「此当矣。」乃谥曰丁公。

(历史

  子长成,袭爵。卒,无子。

子定州,袭爵,降为建阳侯,安远将军。后定州弟升为侍御中散,有宠于显祖,
以祖父洛兒著勋先朝,诏复定州爵为公。高祖初,为长安镇将。卒。

  初,太祖避窟咄之难,遣崇还察民意。崇夜至民中,留马与从者,乃微服入其营。会有火光,为舂妾所识,贼皆惊起。崇求从者不得,因匿于坑中,徐乃窃马奔走。宿于大泽,有白狼向崇而号,崇乃觉悟,驰马随狼而走。适去,贼党追者已至,遂得免难。太祖异之,命崇立祀,子孙世奉焉。太和中,追录功臣,以崇配飨。

【皇家赌场官网平台】卷三十四,卷二十二。生意:左卫将军

  弟德成,袭爵。徙为建城公,加镇远将军。官至散骑常侍,典作长安。真君十一年卒。

子陵,袭升爵。承明初,迁监御长,赐爵始新子,加宁朔将军、员外散骑常侍。
卒。

  崇长子遂留,历显官。讨蠕蠕有功,赐爵零陵侯,后以罪废。

首要成就:赠宜都王,谥曰文成

  子定州,袭爵,降为建阳侯,安远将军。后定州弟升为侍御中散,有宠于显祖,以祖父洛兒著勋先朝,诏复定州爵为公。高祖初,为长安镇将。卒。

车路头,代人也。少以宽厚选给南宫,为太宗帐下帅。善自修立,谨慎无过。
天赐末,太宗出于外,路头随侍竭力。及太宗即位,拜为散骑常侍,赐爵金乡公,
加忠意将军。后改为清远公。太宗性明察,群臣多以职事遇谴,至有杖罚,故路头
优游不任事,侍宿左右,从容谈笑而已。路头性无毒,每至评狱管理,常献宽恕之
议,以此见重于朝。太宗亦敬纳之,宠待隆厚,表彰无数,当时功臣亲幸莫及。泰
常六年卒。太宗亲临哀恸。赠长史、左卫里正、校尉、大同王、谥曰忠贞。丧礼
一依安城王叔孙俊传说。陪葬钱塘。子眷袭爵。

  子乙九,内行长者。以功赐爵富城公,加建忠将军,迁散骑常侍、内乘黄令、太守。卒,谥曰静。

穆观人物毕生

  子陵,袭升爵。承明初,迁监御长,赐爵始新子,加宁朔将军、员外散骑常侍。卒。

卢鲁元,昌黎徒河人也。曾祖副鸠,仕慕容垂为长史令、临泽公。祖父并至大
官。鲁元敏而好学,宽和有雅度。太宗时,选为直郎。以忠谨给侍北宫,恭勤尽节,
世祖亲爱之。及即位,认为中书尚书,拾遗左右,宠待弥深。而鲁元益加谨肃,世
祖逾亲信之,内外大臣莫不敬惮焉。性多容纳,善与人交,好掩人之过,扬人之美,
由是公卿咸亲附之。鲁元以工书有文才,累迁中书监,领秘书事。赐爵襄城公,加
散骑常侍、右将军。赐其父为信都侯。从征赫连昌。世祖亲追击之,入其城门,鲁
元随世祖出入。是日,微鲁元,几至危殆。从征白城,以功拜征武上大夫,加太尉。
后迁太保、录经略使事。世祖贵异之,常从征讨,出入卧内。每有平殄,辄以功赏赐僮隶,前后数百人,布帛以万计。世祖临幸其第,不出旬日。欲其居近,易于往来,
乃赐甲第于宫门南。衣食车马,皆乘舆之副。

  子真,起家中散,转侍北宫,尚长城公主,拜驸马太师。后敕离异,纳文明太后姊。寻除西部经略使、知府。卒,谥曰宣。高祖追思崇勋,令作品郎韩显宗与真撰定碑文,建于白登山。

穆观,穆遂留弟也,字闼拔,袭崇爵。少以文化艺术有名,选充内侍,太祖器之。太宗即位,为左卫将军,绾门下中书,出纳诏命。及访有趣的事,未尝有所遗漏,太宗奇之。尚新郑公主,拜附马大将军,稍迁左徒。世祖之监国,观为右弼,出则统摄朝政,入则应对左右,事无巨细,皆关决焉。终日怡怡,无愠喜之色。劳谦善诱,不以富贵骄人。泰常八年,暴疾薨于苑内,时年三十五。太宗亲临其丧,悲恸左右。赐以一身隐起金饰棺,丧礼一依安城王叔孙俊有趣的事。赠宜都王,谥曰文成。世祖即位,每与父母官谈宴,未尝不心痛殷勤,认为自泰常以来,佐命勋臣文韬武韬无及之者,见称如此。

  车路头,代人也。少以浑厚选给西宫,为太宗帐下帅。善自修立,谨慎无过。天赐末,太宗出于外,路头陪侍竭力。及太宗即位,拜为散骑常侍,赐爵金乡公,加忠意将军。后改为邵阳公。太宗性明察,群臣多以职事遇谴,至有杖罚,故路头优游不任事,侍宿左右,从容谈笑而已。路头性无毒,每至评狱管理,常献宽恕之议,以此见重于朝。太宗亦敬纳之,宠待隆厚,表彰无数,当时功臣亲幸莫及。泰常六年卒。太宗亲临哀恸。赠太尉、左卫上大夫、校尉、德州王、谥曰忠贞。丧礼一依安城王叔孙俊传说。陪葬金陵。子眷袭爵。

真君三年冬,车驾幸玲珑山,鲁元以疾不从。侍臣问疾送医药,传驿相属于路。
及薨,世祖甚悼惜之。还,临其丧,哭之哀恸。东西二宫命太官日送奠,晨昏哭临,
讫则备奏钟鼓伎乐。舆驾比葬三临之。丧礼依安城王典故,而赠送有加。赠襄城王,
谥曰孝。葬于崞山,为建碑阙。自魏兴,贵臣恩宠,无与为比。子统袭爵。

  真子泰,本名石洛,高祖赐名焉。以功臣子孙,尚章武长公主,拜驸马知府,典羽猎四曹事,赐爵冯翊侯。迁殿中首相,加散骑常侍、安西将军。进爵为公。出为镇南老将、洛州抚军。例降为侯。寻徵为右光禄大夫、郎中右仆射。又出为使持节、镇北将领、定州县令。改封冯翊县开国侯,食邑五百户。进征北将军。

上述内容由整治发表,部分剧情出自互连网,版权归原文者全数,如有凌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大家将不久删除相关内容。

  卢鲁元,昌黎徒河人也。曾祖副鸠,仕慕容垂为太史令、临泽公。祖父并至大官。鲁元敏而好学,宽和有雅度。太宗时,选为直郎。以忠谨给侍北宫,恭勤尽节,世祖亲爱之。及即位,认为中书太师,拾遗左右,宠待弥深。而鲁元益加谨肃,世祖逾亲信之,内外大臣莫不敬惮焉。性多容纳,善与人交,好掩人之过,扬人之美,由是公卿咸亲附之。鲁元以工书有文才,累迁中书监,领秘书事。赐爵襄城公,加散骑常侍、右将军。赐其父为信都侯。从征赫连昌。世祖亲追击之,入其城门,鲁元随世祖出入。是日,微鲁元,几至危殆。从征林芝,以功拜征哈工参知政事,加大将军。后迁中国太平洋保障公司、录太师事。世祖贵异之,常从伐罪,出入卧内。每有平殄,辄以功奖励僮隶,前后数百人,布帛以万计。世祖临幸其第,不出旬日。欲其居近,易于往来,乃赐甲第于宫门南。衣食车马,皆乘舆之副。

少子内,给侍南宫,恭宗深昵之,常与卧起同衣。老爹和儿子有宠两宫,势倾天下。
内性宽厚,有父风,而恭顺不如。正平初,宫臣伏诛,世祖以鲁元故,唯杀内而厚
抚其兄弟。

  初,文明太后幽高祖于别室,将谋黜废,泰切谏乃止。高祖德之,锡以土地,宠待隆至。泰自陈病久,乞为恆州,遂转陆叡为定州,以泰代焉。泰不愿迁都,叡未及发而泰已至,遂潜相扇诱,图为叛。乃与叡及安乐侯元隆,抚冥镇将、鲁郡侯元业,骁骑将军元超,阳平侯贺头,射声太师元乐平,前大梁镇将元拔,代郡左徒元珍,镇浙老马、乐陵王思誉等谋推荆门参知政事阳平王颐为主。颐不从,伪许以安之,密表其事。高祖乃遣任城王澄率并肆兵以讨之。澄先遣治书侍经略使李焕单车入代,出乎意料,泰等惊骇,计无所出。焕晓谕逆徒,示以祸福,于是凶党离心,莫为之用。泰自度必败,乃率麾下数百人攻焕郭门,冀以一捷。不克,单马走出城西,为人擒送。澄亦寻到,穷治党与。高祖幸代,亲见罪人,问其反状,泰等伏诛。

  真君三年冬,车驾幸玉皇山,鲁元以疾不从。侍臣问疾送医药,传驿相属于路。及薨,世祖甚悼惜之。还,临其丧,哭之哀恸。东西二宫命太官日送奠,晨昏哭临,讫则备奏钟鼓伎乐。舆驾比葬三临之。丧礼依安城王旧事,而赠送有加。赠襄城王,谥曰孝。葬于崞山,为建碑阙。自魏兴,贵臣恩宠,无与为比。子统袭爵。

统以父任,侍西宫。世祖以元舅阳平王杜超女、南安长公主所生妻之。车驾亲
自临送,太官设供具,赐赍以千计。高宗即位,典选部、主客二曹。兴安二年卒。
赠襄城王,谥曰景。无子。

【皇家赌场官网平台】卷三十四,卷二十二。  子伯智,九虚岁侍学春宫,捌岁拜太子洗马、散骑通判。尚饶阳公主,拜驸马里胥。早卒。子喈。

  少子内,给侍南宫,恭宗深昵之,常与卧起同衣。父亲和儿子有宠两宫,势倾天下。内性宽厚,有父风,而恭顺不如。正平初,宫臣伏诛,世祖以鲁元故,唯杀内而厚抚其兄弟。

弟弥娥,袭爵。拜北镇都将。卒,赠襄城王,谥曰恭。子兴仁袭爵。

  伯智弟士儒,字叔贤。徙幽州,后乃得还。为御史参军事。

  统以父任,侍北宫。世祖以元舅阳平王杜超女、南安长公主所生妻之。车驾亲自临送,太官设供具,赐赍以千计。高宗即位,典选部、主客二曹。兴安二年卒。赠襄城王,谥曰景。无子。

陈建,代人也。祖浑,太祖末为右卫将军。父阳,都督。建以善骑射,擢为三
郎。稍迁下大夫、内行长。世祖讨山胡白龙,意甚轻之,单将数十骑登山临险,每一日那样。白龙乃伏英雄十余处,出于不意。世祖坠马,几至不测。建以身捍贼,大
呼奋击,杀贼数人,身被十余创。世祖壮之,赐户二十。

  子容,武定中,汲郡太史。

  弟弥娥,袭爵。拜北镇都将。卒,赠襄城王,谥曰恭。子兴仁袭爵。

高宗初,赐爵阜城侯,加冠军将军。出为顺德参知政事,假秦郡公。高宗以建贪暴
懦弱,遣使就州罚杖五十。

  乙九弟忸头,长史、西部参知政事。卒,赠司空公,谥曰敬。

  陈建,代人也。祖浑,太祖末为右卫将军。父阳,都督。建以善骑射,擢为三郎。稍迁下大夫、内行长。世祖讨山胡白龙,意甚轻之,单将数十骑登山临险,每一天如此。白龙乃伏豪杰十余处,出于不意。世祖坠马,几至不测。建以身捍贼,大呼奋击,杀贼数人,身被十余创。世祖壮之,赐户二十。

高祖初,徵为侍中右仆射,加郎中,进爵赵郡公。建与提辖首相、晋阳侯元仙
德,殿中左徒、长乐王穆亮,比部军机大臣、孝德帝陆叡密表曰:“皇天辅德,命集大
魏。臣等祖父翼赞初兴,勤过汉朝,誓固山河,享兹景福,宠辱休戚,与国均焉。
臣以凡近,识无远达,阶藉先宠,遂荷今任,彼己之讥,播于群口。仰感生成,俯
自策厉,顾省驽钝,终于无益。然饮冰惊寐,实怀惭负。至于愿。天高地厚,何日
忘之?自永嘉之末,封豕横噬,马叡南据,奄有荆楚。及桓刘猖狂,祸难相继。岱
宗隔望秩之敬,青徐限见德之风。献文圣上髫龀龙飞,道光帝率土,干戚暂舞,淮海
从风,车书既同,华侨将一。昊天不吊,奄背万邦,窃闻刘昱天亡,权臣杀害,思
正之民,翘想罔极。愚谓时不再来,机宜易失,毫分之差,致悔千里。天与不取,
反受其咎,所谓见而不作,过在介石者也。宜简雄将,号令八方。义阳王臣昶,深
悟存亡,远同孙氏。苟历运响从,则吴会可定,脱事有难成,则振旅而返。进能够扬义声于寻常巷陌,退能够通德信于遐裔。宜乘之会,运钟前天。如合圣德,乞速实行。
脱忤天心,愿存臣表,徐观后验,奖赏处置处罚随焉。”高祖嘉之。迁司徒,征西浙大学将军,
进爵魏郡王。高祖与文明太后频幸建第,赐建妻宴于后庭。太和九年薨。

  子蒲坂,虞曹尚书、征虏将军、泾州左徒。赠征西宿将、临安里正,谥曰昭。

  高宗初,赐爵阜城侯,加季军将军。出为郑城少保,假秦郡公。高宗以建贪暴懦弱,遣使就州罚杖五十。

子念,袭爵。为巴塞尔守,坐掠良人为士大夫中士王显所弹。遇赦,免。爵除。

  子韶,字伏兴,员外散骑太守、代郡郎中、征东将军、金紫光禄先生。卒,赠使持节、郎中冀相殷三州诸军事、骠骑太傅、宛城太守,谥曰文。

  高祖初,徵为参知政事右仆射,加尚书,进爵赵郡公。建与太史首相、晋阳侯元仙德,殿中太傅、长乐王穆亮,比部里胥、汉威宗陆叡密表曰:「皇天辅德,命集大魏。臣等祖父翼赞初兴,勤过隋代,誓固山河,享兹景福,宠辱休戚,与国均焉。臣以凡近,识无远达,阶藉先宠,遂荷今任,彼己之讥,播于群口。仰感生成,俯自策厉,顾省驽钝,终于无益。然饮冰惊寐,实怀惭负。至于愿。天高地厚,何日忘之?自永嘉之末,封豕横噬,马叡南据,奄有荆楚。及桓刘狂妄,祸难相继。岱宗隔望秩之敬,青徐限见德之风。献文皇上髫龀龙飞,爱新觉罗·道光帝率土,干戚暂舞,淮海从风,车书既同,华裔将一。昊天不吊,奄背万邦,窃闻刘昱天亡,权臣杀害,思正之民,翘想罔极。愚谓时不再来,机宜易失,毫分之差,致悔千里。天与不取,反受其咎,所谓见而不作,过在介石者也。宜简雄将,号令八方。义阳王臣昶,深悟存亡,远同孙氏。苟历运响从,则吴会可定,脱事有难成,则振旅而返。进能够扬义声于三街六巷,退能够通德信于遐裔。宜乘之会,运钟明日。如合圣德,乞速实行。脱忤天心,愿存臣表,徐观后验,奖赏处置罚款随焉。」高祖嘉之。迁司徒,征西北大学将军,进爵魏郡王。高祖与文明太后频幸建第,赐建妻宴于后庭。太和九年薨。

万安国,代人也。祖真,世为酋帅,恆率部民从世祖征讨,以功除平西将军、
敦煌公,转骠骑抚军、仪同三司。父振,尚高阳长公主,拜驸马上大夫。迁散骑常
侍、宁西新秀、长安镇将,赐爵冯翊公。安国少明敏,有姿貌。以国甥,复尚安徽公主,拜驸马县令。迁散骑常侍。显祖特亲宠之,与同卧起,为立第宅,奖赏至巨
万。超拜大司马,上卿,封安城王。安国先与神参谋长奚买奴不平,承明初,矫诏
杀买奴于苑中。高祖闻之,大怒,遂赐安国死。年二十三。

  子遵伯,咸阳司马。

  子念,袭爵。为新奥尔良守,坐掠良人为太史上尉王显所弹。遇赦,免。爵除。

子翼,袭王爵。太和十五年薨。高祖以其父受宠先朝,特赠并州都督。

  遂留弟观,字闼拔,袭崇爵。少以法学有名,选充内侍,太祖器之。太宗即位,为左卫将军,绾门下中书,出纳诏命。及访遗闻,未尝有所遗漏,太宗奇之。尚光山公主,拜附马太师,稍迁太史。世祖之监国,观为右弼,出则统摄朝政,入则应对左右,事无巨细,皆关决焉。终日怡怡,无愠喜之色。劳谦善诱,不以富贵骄人。泰常八年,暴疾薨于苑内,时年三十五。太宗亲临其丧,悲恸左右。赐以一身隐起金饰棺,丧礼一依安城王叔孙俊传说。赠宜都王,谥曰文成。世祖即位,每与群臣谈宴,未尝不心痛殷勤,感觉自泰常以来,佐命勋臣文韬武韬无及之者,见称如此。

  万安国,代人也。祖真,世为酋帅,恆率部民从世祖征讨,以功除平西将军、敦煌公,转骠骑尚书、仪同三司。父振,尚高阳长公主,拜驸马大将军。迁散骑常侍、宁西武大学将、长安镇将,赐爵冯翊公。安国少明敏,有姿貌。以国甥,复尚西藏公主,拜驸马少保。迁散骑常侍。显祖特亲宠之,与同卧起,为立第宅,嘉勉至巨万。超拜大司马,太尉,封安城王。安国先与神委员长奚买奴不平,承明初,矫诏杀买奴于苑中。高祖闻之,大怒,遂赐安国死。年二十三。

子纂,字辅兴,袭,依例降为公。世宗时,起家司徒仓曹敬伯军。迁南秦平西府
司马、护军知府,加右军将军。正光二年卒。赠假节、征虏将军、宛城都尉。

  子寿,袭爵,少以父任选侍青宫。尚乐陵公主,拜驸马都尉。明敏有父风,世祖爱重之,擢为下大夫。敷奏机辩,有声内外。迁大将军、中书监,领南边太傅,进爵宜都王,加征东北大学将军。寿辞曰:「臣祖崇,先皇之世,属值艰危,幸天赞梁眷,诚心密告,故得效功前朝,流福于后。昔陈平受赏,归功无知,今眷元勋未录,而臣独奕世受荣,岂惟仰愧古贤,抑亦有亏国典。」世祖嘉之。乃求眷后,得其孙,赐爵郡公。

  子翼,袭王爵。太和十五年薨。高祖以其父受宠先朝,特赠并州长史。

子金刚,袭。武定末,开府祭酒。齐受禅,爵例降。

  舆驾征宛城,命寿辅恭宗,总录要机,内外听焉。行次云中,将济河,宴诸将于宫。世祖别御静室,召寿及司徒崔浩、都督李顺。世祖谓寿曰:「蠕蠕吴提与牧犍连和,今闻朕征金陵,必来犯塞,若伏兵漠南,殄之为易。朕故留壮兵肥马,使卿辅佐皇太子。收田既讫,便可分伏要害,以待虏至,引使深切,然后击之,擒之必矣。雍州远,朕不得救。卿若违朕指授,为虏伤害,朕还斩卿。崔浩、李顺为证,非虚言也。」寿顿首受诏。寿信卜筮之言,谓贼不来,竟不配备。而吴提果至,侵及善无,京师范大学骇。寿不知所为,欲筑西郭门,请恭宗避保南山。惠太后不听,乃止。遣司空长孙道生等击走之。世祖还,以无大有剧毒,故不追咎。

  子纂,字辅兴,袭,依例降为公。世宗时,起家司徒仓曹敬伯军。迁南秦平西府司马、护军太史,加右军将军。正光二年卒。赠假节、征虏将军、宛城校尉。

有嵇拔者,世为纥奚部帅。其父根,皇始初率众归魏。太祖嘉之。尚昭成女,
生子拔,卒于郎中令。拔尚华阴公主,生子敬。元绍之逆也,主有功,超授敬大司
马、侍中,封长乐王。薨。

  恭宗监国,寿与崔浩等辅政,人皆敬浩,寿独凌之。又自恃位任,认为人莫己及。谓其子师曰:「但令吾兒及本人,亦足胜人,不须苦教之。」遇诸父兄弟有如仆隶,夫妻并坐共食,而令诸父馂余。其自矜无礼如此,为时人所鄙笑。真君八年薨。赠太史,谥曰文宣。

  子金刚,袭。武定末,开府祭酒。齐受禅,爵例降。

子护,袭爵。拜外界大官。太和中,诏以护年迈,既未致仕,令还是养老之例。
卒,子彦嗣。根事迹遗落,故略附云。

  子平国,袭爵。尚城阳长公主,拜驸马都尉、太守、中书监,为皇太子四辅。正平元年卒。

  有嵇拔者,世为纥奚部帅。其父根,皇始初率众归魏。太祖嘉之。尚昭成女,生子拔,卒于御史令。拔尚华阴公主,生子敬。元绍之逆也,主有功,超授敬大司马、经略使,封长乐王。薨。

史臣曰:王洛兒、车路头、卢鲁元、陈建,咸以诚至发衷,竭节经济风险,苟非志
烈过人,亦何能以若此!宜其生受恩遇,殁尽哀荣。至如安国,贵宠异于数子哉!

  子伏干,袭爵。尚济北公主,拜驸马御史。和平二年卒,谥曰康。无子。

  子护,袭爵。拜外界大官。太和中,诏以护年迈,既未致仕,令还是养老之例。卒,子彦嗣。根事迹遗落,故略附云。

古典医学原来的作品赏析,本文由笔者整理于网络,转发请表明出处

  伏干弟罴,袭爵。尚新平长公主,拜驸马节度使。又附虎牢镇将,频以不法致罪。高祖以其勋德之胄,让而赦之。

  史臣曰:王洛兒、车路头、卢鲁元、陈建,咸以诚至发衷,竭节经济风险,苟非志烈过人,亦何能以若此!宜其生受恩遇,殁尽哀荣。至如安国,贵宠异于数子哉!

  转征东将军、吐京镇将。罴赏善罚恶,深自克励。时西河胡叛,罴欲讨之,而离石都将郭洛头拒违不从。罴遂上表自劾,以威不摄下,请就刑戮。高祖乃免洛头官。山胡刘什婆寇掠郡县,罴讨灭之。自是部内肃然,莫不敬惮。后改京洋镇为汾州,仍以罴为太史。前吐京提辖刘升,在郡甚有威惠,限满还都,胡民八百余名诣罴请之。前定阳令吴平仁亦有恩信,户增几倍。罴以吏民怀之,并为表请。高祖毕从焉。罴既频荐上升品级,所部守令,咸自砥砺,威化大行,百姓安之。州民李轨、郭及祖等七百余名,诣阙颂罴恩德。高祖以罴政和民悦,增秩延限。

  后徵为光禄勋,随例降王为魏郡开国公,邑五百户。又除镇北将领、燕州左徒,镇广宁。寻迁太守夏州、高平镇诸军事,本将军,夏州军机章京,镇统万。又除通判、中书监。穆泰之反,罴与潜通,赦后事发,削封为民。卒于家。世宗时,追赠镇北将军、恆州经略使。

  子建,字晚兴,性通率,颇好文学和管教育学。起家秘书郎,稍迁直阁将军,兼武卫。建妻尔朱荣之妹,建常依附荣。荣入洛之后,除镇东将军、金紫光禄先生、征北将军,封济北郡开国公。后迁散骑常侍、车骑尚书、左光禄先生、兼长史、北道行台、并州事。魏献帝之立,建兼通判右仆射,俄转太师、骠骑尚书。出帝末,本将军、仪同三司、洛州提辖。天平中,坐事自杀于五原城北。

  子千牙,武定中,开府祭酒。

  建弟衍,字进兴。解褐员外郎,封郁南县开国子,稍迁通直常侍,行云州事。

  罴弟亮,字幼辅,初字老生,早有气质。显祖时,起家为侍御中散。尚台州长公主,拜驸马巡抚,封赵郡王,加侍郎、征南京高校将军。徙封长乐王。高祖初,除使持节、秦州里正。在州未期,大著声称。徵为殿中太尉。又迁使持节、征西南开学将军、南蛮里正、敦煌镇都老马。政尚宽简,赈恤缺乏。被徵还朝,百姓追思之。

  除郎中秦梁益三州诸军事、征南京大学将军、领护南蛮太史、仇池镇将。时宕昌王梁弥机死,子弥博立,为吐谷浑所逼,来奔仇池。亮以弥机蕃款素著,矜其亡灭;弥博凶悖,氐羌所弃;弥机兄子弥承,戎民归乐,表请纳之。高祖从焉。于是率骑20000,次于龙鹄,击走吐谷浑,立弥承而还。是时,阶陵比谷羌董耕奴、斯卑等率众数千人,寇仇池,屯于阳遐岭,亮副将杨灵珍率骑击走之。氐豪杨卜,自延兴以来,从军征伐,二十首次大战,前来镇将,抑而不闻。亮表卜为广业上卿,豪右咸悦,境内大安。

  徵为军机章京、里正右仆射。于时,复置司州。高祖曰:「司州始立,未有僚吏,须立中正,以定公投。然中正之任,必须德望兼资者。世祖时,崔浩为幽州中正,长孙嵩为司州中正,可谓得人。公卿等宜自相推举,必令称允。」太师陆睿举亮为司州大中正。

  时萧赜遣将陈显达攻陷醴阳,加亮使持节,征南京高校将军,上卿怀、洛、南、北豫、徐、兗六州诸军事以讨之。显达遁走,乃还。寻迁司空,参议律令。例降爵为公。

  时文明太后崩,已过期月,高祖毁瘠犹甚。亮表曰:「王者居极,至尊至重,父天母地,怀柔百灵。是以古先哲王,制礼成务。施政立治,必顺天而后动;宣宪垂范,必依典而后行。用能四时不忒,阴阳和暢。若有过举,咎徵必集。故大舜至慕,事在纳麓在此之前;孔夫子至圣,丧无过瘠之纪。尧书稽古之美,不录在服之痛;《礼》备诸侯之丧,而无太岁之式。虽有上达之言,未见居丧之典。不过位重者为世以屈己,居圣者达命以忘情。伏惟君主至德参二仪,惠泽覃河海,宣礼明刑,动遵古式。以致孝之痛,服期年之丧,练事既阕,号慕如始。统重极之尊,同众庶之制,废越绋之大敬,阙宗祀之旧轨。诚由文明太皇太后圣略超古,惠训深至,欲报之德,昊天罔极。比在此以前代,戚为过甚。岂所谓顺帝之则,约躬随众者也?君主既为天地所子,又为万民父母。子过哀,父则为之惨悴;父过戚,子则为之愁肠。近蒙接见,咫尺旒冕,圣容哀毁,骇感无止,况神祗至灵,而不久亏和气,微致风旱者哉?《书》称:’一个人有庆,兆民赖之’。今一位过哀,黎元焉系?群官所以颠殒震惧,率土所以危惶悚忄栗;百姓何仰而不忧,嘉禾何由而播殖?愿太岁上承金册遗训,下称亿兆之心,时袭轻服,数御常膳,修崇郊祠,垂惠咸秩;舆驾时动,以释忧烦;博采广谘,以导性气;息无益之恋,行利见之德;则休徵可致,嘉应必臻,礼教并宣,孝慈兼备,普天蒙赖,含生幸甚。」诏曰:「苟孝悌之至,无所不通。今飘风亢旱,时雨不降,实由诚慕未浓,幽显无感也。所言过哀之咎,谅为未衷,省启以增悲愧。」

  寻领太子太史。时将建太极殿,引见群臣于太华殿,高祖曰:「朕仰遵先意,将营殿宇,役夫既至,兴功有日。今欲徙居永乐,以避嚣埃。土木虽复无心,毁之能轻便熬。今故临对卿等,与之取别。此殿乃高宗所制,爰历显祖,逮朕冲年,受位于此。但事来夺情,将有改革机制,仰惟畴昔,惟深悲感。」亮稽首对曰:「臣闻稽之卜筮,载自典经,占以决疑,古今攸尚。兴建之功,事在不利,愿皇帝讯之蓍龟,以定可不可以。又去岁役作,为功甚多,嵩岳庙明堂,一年便就。若仍岁频兴,恐民力凋弊。且材干新伐,为功不固,愿得逾年,小康百姓。」高祖曰:「若终不为,可如卿言。后必为之,逾年何益?朕远览前王,无不兴造。故有周创业,经济建设灵台;洪汉受终,未央是作。草创之初,犹尚若此,况朕承累圣之运,属太平之基。且今八表清晏,年谷又登,爰及此时,以就大功。人生定分,修短命也,蓍蔡虽智,其如之何?当委之大分,岂假卜筮?」遂移御永乐宫。

  后高祖临朝堂,谓亮曰:「三代之礼,日出视朝。自汉魏以降,礼仪渐杀。《晋令》有朔望集公卿于朝堂而论政事,亦无国君亲临之文。今因卿等日中之集,中前则卿等自论政事,中后与卿等共议可以还是不可以。」遂命读奏案,高祖亲自决之。又谓亮曰:「罗安达表给归化人禀。王者民之父母,诚宜许之。但今荆扬不宾,书轨未一,方欲亲御六师,问罪江介。计万户投化,岁食百万,若听其给也,则蕃储虚竭。虽得户相对,犹未成一起。且欲随贫赈恤,卿意何如?」亮对曰:「所存远大,实如圣旨。」及车驾南迁,迁武卫侍中,以本官董摄中军事。

  高祖南伐,以亮录大将军事,留镇扬州。后高祖将自小平泛舟幸石济,亮谏曰:「臣闻垂堂之诲,振古成规,于安思危,著于《周易》。是以凭险弗防,没而不吊。汉子之贱,犹不自轻,况万乘之尊,含生所仰,而可忽乎!是故处则深宫广厦,行则万骑千乘。昔汉帝欲乘舟渡渭,广德将以首血污车轮,帝乃感而就桥。夫一渡小水,犹尚若斯,况洪河浩汗,有不测之虑。且车乘由人,犹有奔Jetta败之害,况水之缓急,非人所制,脱难出虑表,其如宗庙何!」高祖曰:「司空言是也。」

  及亮兄罴预穆泰反事,亮以府事付司马慕容契,上表自劾。高祖优诏不许,还令摄事。亮频烦固请,久乃许之。寻除使持节、征哈工业余大学学将军、开府、仪同三司、寿春左徒。徙封顿丘郡开国公,食邑五百户,以绍崇爵。

  世宗即位,迁定州节度使,寻除骠骑上大夫、侍中令,俄转司空公。景明三年薨,时年五十二。给东园温明秘器、朝服一具、衣一袭,钱四十万、布七百匹、蜡二百斤。世宗亲临小敛。赠太史公,领司州牧,谥曰匡。

  子绍,字永业。高祖以其贵臣世胄,顾念之。八除夕夜员外郎,侍学北宫,转太子舍人。十一尚琅邪长公主,拜驸马上卿、散骑节度使、领京兆王愉医学。世宗初,通直散骑常侍、高阳王雍友。遭父忧,诏起袭爵,散骑常侍,领主衣都统。迁秘书监、县令、金紫光禄先生、光禄卿,又迁卫将军、太常卿。寻除使持节、抚军冀瀛二州诸军事、本将军、明州校尉,以母老固辞,忤旨免官。除中书令,转七兵长史,徙殿中首相。遭所生忧免,居丧以孝闻。又除卫侍中、左光禄先生、中书监,复为刺史,领本邑中正。

  绍无他技艺,而资性方重,罕接宾客,希造人门。领军元叉当权熏灼,曾往候绍,绍迎送下阶而已,时人叹尚之。及灵太后欲黜叉,犹豫未决,绍赞成之。以功加特进,又拜其次子岩为给事中。寻加仪同三司,领左右。时侍八月顺与绍同直,顺尝因醉入其寝所。绍拥被而起,正色让顺曰:「身二十年太傅,与卿先君亟连职事,纵卿后进,何宜相排突也!」遂谢事还家。诏喻久乃起。除车骑大将军、开府、定州里正,固辞不拜。又除大将军,托疾未起。河阴之役,故得免害。

  庄帝立,尔朱荣遣人徵之。绍以为必死,哭辞家庙。及往见荣于邙山,捧手不拜。荣亦矫意礼之,顾谓人曰:「穆绍不虚大家兒。」车驾入宫,寻授上大夫令、司空公,进爵为王,给班剑肆拾个人,仍加参知政事。时湖北尹李奖往诣绍。奖以绍郡民,谓必加敬;绍又恃封邑,是奖国主,待之不为动膝。奖惮其位望,臻拜而还。议者两讥焉。

  尔朱荣之讨葛荣也,诏上党王天穆为前锋,次于怀县;司徒公杨椿为右军;绍为后继。未发,会擒葛荣乃止。未几,降王复本爵。魏孝宗入洛,以绍为兗州经略使。行达东郡,颢败而反。

  普泰元年,除侍中青齐兗光四州诸军事、骠骑里胥、开府、青州长史。未行,其年八月薨,时年五十二。赠令尹、太师冀相殷三州诸军事、太师、知府令、中国太平洋保障公司、明州教头,谥曰文献。

  子长嵩,字子岳。起家通直郎,再迁散骑常侍。袭爵,转镇东将军、光禄少卿。兴和中卒,赠太师冀沧二州诸军事、征东将军、明州通判。

  子岩,武定中,司徒谘议参军。

  平国弟相国,官至Anton将军、济州参知政事、上洛公。

  相国弟正国,尚长乐公主,拜驸马太师。

  子平城,早卒。高祖时,始平公主薨于宫,追赠平城驸马侍中,与公主合葬。

  平城弟长城,司徒左都督。

  子世恭,武定中,朱衣直阁。

  长城弟彧,符玺里胥。卒。

  子永延,军机章京骑兵郎、青州征东司马。

  正国弟应国,征西宿将、钦州公。

  子度孤,袭爵。平南将军、梁城市和市镇将。

  子清休,颇有将略。司农少卿、武卫将军、左光禄先生。出为骠骑军机大臣、夏州知府。

  子铁槌,秘书郎。

  应国弟安国,历金省长、殿中太守,加右卫将军,赐爵新平子。为乙浑所杀,追赠征虏将军。

  子吐万,袭爵。襄城市和市场将。

  子金宝,秘书郎。

  寿弟伏真,高宗世,稍迁军机章京,赐爵任城侯。出为兗州节度使、假宁东将军、南充公。

  子常贵,湖州军机章京。

  伏真弟多侯,历位殿中给事、左将军,赐爵长宁子。迁司卫监。高宗崩,乙浑专权。时司徒陆丽在代郡温汤疗病,浑忌之,遣多侯追丽。多侯谓丽曰:「浑有无君之心,大王众所望也,去必危,宜徐归而图之。」丽不从,遂为浑所杀。多侯亦见杀。谥曰烈。子胡兒袭爵。

  观弟翰,平原镇将、西海王。薨。

  子龙仁,袭爵,降为公。卒。

  子丰国,袭爵。

  丰国弟子弼,有作风,善自地点。涉猎经史,与长孙稚、陆希道等齐名于世。矜己陵物,颇以损焉。高祖初定氏族,欲以弼为国子教授。弼辞曰:「先臣以来,蒙恩累世,比校徒流,实用惭屈。」高祖曰:「朕欲敦厉胄子,故屈卿先之。白玉投泥,岂能相污?」弼曰:「既遇明时,耻沉泥滓。」会司州牧、益州王禧入,高祖谓禧曰:「朕与卿作州都,举一主簿。」即命弼谒之。因为高祖所知。舆驾南征,特敕随从。世宗初,除左徒郎,以选为广平王怀国太尉令。数有匡谏之益。世宗善之。除中书舍人,转司州治中、别驾,历任有称。肃宗时,河州羌却铁忽反,敕兼黄门,慰喻忽。以功加前将军,赐以钱帛。寻以本将军行宁德事,追拜平西将军、华州士大夫。卒于州,时年五十一。赠使持节、征北将军、定州郎中,谥曰懿。

  子季齐,释褐司徒参军事、开府骑兵参军。

  翰弟顗,忠谨有材力。太宗时为中散,转侍御郎。从世祖征赫连昌,勇冠不常,世祖嘉之。迁侍辇郎、殿上将军,赐爵泥阳子。从征和龙,功超诸将,拜司卫监,加龙骧将军,进爵长乐侯。

  曾从世祖田于崞山,有虎杰出,顗搏而获之。世祖叹曰:「《诗》所谓’有力如虎’,顗乃过之?」后从驾西征白龙,北讨蠕蠕,以功加散骑常侍、镇北将领,进爵建安公。出为北镇都将,徵拜殿中太尉。出镇姑臧,所在著称。还加散骑常侍,领太仓通判。

  高宗时,为征西武高校将军、督诸军事,西征吐谷浑,出南道。坐击贼不进,免官爵徙边。高祖又以顗著勋前朝,徵为内都大官。天安元年卒。赠征西南开学将军、建筑和安装王,谥曰康。

  子寄生,袭。

  寄生弟栗,豫州镇将、安南公。

  子祁,字愿德。通直常侍、上谷尼科西亚二郡节度使、司州治中、太子右卫率。卒,赠齐州令尹。

  子景相,字霸都。中书舍人、上党太尉。

  栗弟泥乾,为羽林中郎,赐爵宛城男。后稍历显职,除钱塘知府,假安南将军、钜鹿公。卒。

  子浑,袭爵。秘中书散。

  子令宣,通直常侍。

  崇宗人丑善,太祖初,率部归附,与崇同心戮力,御侮左右。从征窟咄、刘显,破平之。又从击贺兰部,平库莫奚。拜天部老人,居于东蕃。卒。

  子莫提,从平炎黄,为保定左徒。除宁南将军、相州巡抚,假阳陵侯。卒。

  子吐,太宗世,散骑常侍。卒于经略使、镇东主力。

  子敦,辅国将军、西部都将。赐爵富平子。卒。

  子纯,袭爵。历散骑常侍、光禄勋。高祖时,右卫将军,寻除右将军、河州左徒。卒,赠镇北将军、并州左徒。

  子盛,袭爵。直阁将军。

  盛弟裕,辅国将军、中散大夫。

  裕子礼,东牟经略使。

  礼弟略,武定末,魏尹丞。

  纯弟鑖,历北宫庶子、汲郡节度使。世宗时,为怀朔镇将,东、北中郎将,豳、幽、凉三州士大夫。肃宗世,除平北将领、并州知府、金紫光禄先生。在公以威猛见称。卒时年七十四,赠散骑常侍、征东将军、相州太史,谥曰安。

  子显寿,长水御史。

  显寿弟显业,卒于散骑军机大臣。

  子子琳,举举人,为安戎令,颇有吏干。随长孙稚征蜀有功,除太史屯田太守。出帝即位,以摄仪曹事,封五莲县立国男,邑二百户。孝静初,镇东将领、司州别驾。以占夺民田,免官爵。久之,阿至罗国主副罗越居为蠕蠕所破,其子去宾来奔。齐献武王奏去宾为安北主力、肆州太尉,封高车王,招慰夷虏;表子琳为去宾节度使,复其前封。寻迁仪同开府经略使、齐献武王少保司马。卒时年五十三,赠骠骑太守、都官御史、瀛州都督。

  子伯昱。弟朏,武定中,开府中兵参军。

  子琳弟良,字先德。司空行参军、将作丞、司徒祭酒、Anton将军、南钜鹿太守。颇有民誉。入为司徒司马、长史从事中郎、中书舍人。武定六年卒。赠征东北高校将、福州县令。

  史臣曰:穆崇夙奉龙颜,早著诚节,遂膺宠眷,位极台鼎;至乃身豫逆谋,卒蒙全护,明主之于劳臣,不亦厚矣!从享庙庭,抑亦尚功之义。观少当公辅之任,业器其优乎?顗壮烈显达,亮宽厚致位,绍立虚简之操,弼有风格之名,世载不陨,青紫兼列,盛矣。至于寿以贵终,罴止削废,人之无礼,为幸盖多。丑之子孙,不乏名位,亦有人哉!

You can leave a response,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.

Leave a Reply

网站地图xml地图